Two great weeks in Europe




重游hotmail空间


今天突然想起久违了的HOTMAIL空间,那里是一个连接我大学生活的小匣子。整个界面都已经更新,我却对这陌生的空间无所适从,差点又要拍电脑。简单就好。讨厌不知所谓。

不知不觉已经离开校园那么久,物是人非,同窗都已天各一方。很少有保持联络的,数来数去也只有那么十来个, 在几百同窗中。我们都要庆幸,这许多年里还能 保持往来,实在不易。今天读起过去的信件,有很多感动, 我在欧洲旅途中认识的朋友们,我们曾经拥有怎样惬意无畏的时光啊。近来在读 Elizabeth Gilbert 的 ” Eat, Pray, Love”, 钩起很多当年的回忆。经历不尽相同,但是那样的布景把你带回了那种在欧洲温暖的阳光下交朋结伴的美好时光。正看到她到印度修炼瑜伽修度的那段,有点蠢蠢欲动,想去那空灵的Ashram 里寻找心灵的沉淀。

曾经很喜欢写作,然而个人也在矛盾着- 不愿意任何人都可以轻易的追踪到自己的行踪。从来是个独行侠,虽然现在有了先生,却更喜欢有隐私。

远方的友人,虽然没有联系,心底也会想念。希望你们一切都好。



繁灯中的士上的呓语


没有人说话。

连续几天工作过晚上9点,长时间淹没在财政数字的海洋里,沉浮中觉得像奄奄一息的着火的稻草,那么焦头烂额中却感觉落水的挣扎与疲惫。于是成了一方湿嗒嗒的灰。

过了八点之后渡轮也停航了,于是习惯了下班跳上过海的的士,越过长长的hung hom海底隧道,看一路的繁灯与深蓝的天空,兴许还有那么短暂的诗情画意。先是hung hom市井中的宁静与熙攘,过了海就是港岛的美丽与繁华,中环的高楼在明亮的光芒中向人微微的挥手,灯光的海洋在夜里轻盈的舞动。

的士司机总是照例的者那种柔情老歌的电台节目,总是照例一把很有磁性的声线,刻意勾动听者心深处的那种淡淡的孤寂情怀。

在这个喧嚷的城市里,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突然怀念起郑钧,那种呓语搬的缥缈与自负,一种顾影自怜的满足。大学的时候曾经没完没了的听着那首 ‘怒放’。还有许巍,那种沙哑的忧伤,淡淡的疏离。

坐在车上,像游蛇一样掠过窗外的生色灯影。我与这个城市仅有的交集只是从公司到家里的那一条线。我是生活在一个真空里,不想碰触这个市绘的都市。



回到伦敦


如果说我曾经很迷惘,那么现在在香港的工作也许从某种意义上说更偏离我的梦想。如果我曾经抱怨生活过于物质,精神过于贫乏,那么现在在香港的生活也许更加利欲。

曾经是一个悠闲漫游者,只有偶尔的搁浅的感叹。如今是个忙碌的生存者,只有在刀光剑影的江湖里渐渐铁了心肠。

如今回到伦敦,以游客的身份,看美丽的街道和美丽的店。会朋友和亲人。原来我们在伦敦也曾有诗意的生活。

离开才知道向往。或者是人总是向往别处的风光?暂别8个月之后再回来,仍是那美丽整齐的白房子,仍是那清澈蔚蓝的天以及善变的天气,仍是那精致的商店,仍是那悠闲自由的空气。

原来伦敦,仍是让人向往。



游艇派对-西贡


今天一天在游艇上,回到陆地的时候,发现整个世界都在左右摇晃,晕乎乎。

从铜锣湾避风塘到西贡,两各小时。一群很好玩的expats。



全新的生活


新的城市,新的家私,新的工作,新的圈子。天气几乎连续五个月都是温暖和煦。再也没有早黑的下午,也没有灰冷的清晨。

去了南泰国的小岛, 海邊享受白色沙滩上的躺椅喝清凉椰子汁,出海浮潜追逐五彩的热带鱼;去了阳朔,微雨的午后在遇龙河中竹筏漂流,在满路的橙花香中悠游骑自行车。去了杭州,在樱花柳絮的季节,真是个如诗似画的地方。循茶到狮峰龙井,却发现了茶园深处别有意韵的草堂。原来生活可以很简单很美。只要不去留意那喧闹的汽车喇叭。

客厅窗外,是一园子的玉兰花。清脆的鸟儿歌唱。我身在闹市,但是偷偷得一方安静的天堂。

诺丁山仍是我最爱的逍遥。偶尔怀念,更加美好。



回家


其实这个一早就在计划里。 但当机会真的来临时,竟是还会有点难以相信。回家!回国定居!曾经盼望了那么久的时刻,终于城真。

机票已经订好,搬家公司已经安排好,货运也安排好,工作已经订好,甚至假期也已经订好。 原来就这么简单!!正好可以回去参加媛媛的婚礼和大家聚聚。

Change is good. 无论怎样,既惊又喜,也只有勇往前进。

还有三个星期就跟英国的工作说拜拜。期待,不是言语可以说出来。



My Dream Job


我曾经想要做个作家。流浪的作家。 像三毛一样,在世界一个遥远的角落居住,然后像游牧民族那样,或者现代的吉普赛部落那样,慢慢的移乡逐庄。像三毛一样感受不同部落的繁华与苍凉。用心灵去扑捉每一瞬间的感动和美好。

我有太多的理想, 但是没有一个达到;太多的可能,反而觉得不知道何处是方向。或许因为世俗的期望,只好暂时不得不让自己随波逐流在名利的角逐场上;奋力的往上爬,只为了不愿成为一朵无名的小花。

我的生活富足,我的工作繁忙。然而我像失去了航标的陀螺,不停的旋转,旋转也许直到失去重心的那一刹。没有太多的思想,也没有太多的思考。寻乐是主要的动力,在这个喧嚷的城市里,你感觉到莫名的无奈和可笑。无论哪个世界都是没有公平可言的。人们似乎从来没有经历过逆境,于是只有百无聊赖的打发时光;浪费青春。这里的年轻人没有太高的理想,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动力。除了跳槽加薪好满足他们夜夜笙歌的浮华生活。没有责任感,因为他们不觉得需要扶养家人,也没有满地的贫困苍凉在眼前让你反省思考。不是我要停留的地方。不甘愿这种地方成为我的归属。不。我对它没有眷恋。

飞翔。我要自由惬意的飞翔。高洁的梦想,只待有人去坚持去让梦想变为现实的力量。有理想的地方就是我要的天堂。寻梦的方向就是成就的导航。



China Wedding Album


Finally, after almost two years (!!), we have put together an album with a collection of all our friends’ and family’s photos of our Chinese Wedding. There are some great shots, and it really reminds us both what an amazing day it was!

Click here for a full-screen slideshow



Australia, New Zealand & Japan


Australia

A vast country, light hearted culture, full of sun and wind and insects! – Hui

New Zealand:

Beautiful, unspoiled, magnificent, the last paradise. – Hui

Japan:

A 72 hours adventure – mixed of Ancient and Modern, tradition and fashion, ritual and obsession. Fascinating! – Hui

Next Page »

Luke and Hui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med by Mukkam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