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母亲


想起了那年去西藏之前的一天,爸和妈在车里给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我现在给你最后的机会. 你现在还来的及取消你的机票.跟我们回家.’

去西藏是我持续了很多年的愿望.可惜就在一切就绪之前的半个月里,我一直感冒咳嗽没有停. 人们都说带着感冒上高原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即使健康的汉子都很有可能因高原反应送命,别说我这个病恹恹的小女子.

我爸从来把我当水晶来捧着, 从来不愿意让我受半点的苦. 也不乐意放我在任何他伸手不及的地方,怕我有危险意外什么的. 导致我很少可以得到准许出游. 这次西藏的行程得到他的勉强批准–在我没有感冒之前.

在车上,大家都很沉默. 妈妈的担忧全写在脸上.罗嗦了太多,现在她和爸爸都在等我的答复. 我不知道当时他们心里是怎样想的, 是胸有成竹的认为我会屈服,还是心知肚明我的倔强? 一如既往,倔强的我,还是选择了飞. 下了爸妈的车,看着他们远去, 我的泪水不停的往下流.还是只有勇往直前吧,当你做了最初的决定的时候.

从小我似乎就是一个非常矛盾的综合体. 也许因为我是他们的女儿. 我比同龄人要相对成熟,因为他们经常很忙,我只能从很小的时候自己学会照顾自己; 再者妈妈从来不介意给我揭开官场和社会的一些现实面,再加上经常陪他们出去应酬,人与人之间的利害关系,我看的相对多一点. 可是,相对同龄人,我又相对的天真和单纯,因为父亲从来喜欢把我放在真空中孵化.他喜欢隔绝掉外界的点点不良影响. 于是我很少有机会跟朋友们出去玩,因为父亲不批准.即使出去吃饭,晚上7点钟之后他必定每隔半小时给我电话,’提醒’我’也许该是回家的时间了把’…..

他们对我的态度似乎是那么截然的对立–有些时候管教非常严例如交友,例如出游,有些地方却非常松,例如我的理财,例如我的学习. 他们对我期望很高,可是每次出成绩的时候爸爸总是安慰我说’我知道你能行的.这样已经很不错.’

对他们来说,我不知道是他们的骄傲还是他们的不幸呢? 我清楚的记得小学的时候,我是全校的明星,自动自觉学习的好孩子; 中学的时候,我跟班主任辩理,冷战; 或者偷姨妈的摩托车在公路上飞车, 把摩托车都摔坏了, 还不准他们告诉我爸妈.当妈终于发现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责怪我,只是专程给姨妈赔偿了她的损失.;类似的事情很多–包括一次又一次的孤身旅游.原来我骨子里流淌的还是叛逆的血液,即使表面上我可以对他们言听计从.

也许是出于担心和关心,直到去年之前, 他们对于我交男友的态度都极端严厉. 即使在中学的时候总有这样那样的家伙打电话过来骚扰,我真的没有半点的胆量去真正和一个人恋爱,不敢公开反抗他们. 言情小说也是严厉禁止的(虽然我以每天一本的速度在看着,也算是间接的叛逆吧). 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在房间自习数学,根本看不进去.于是继续攻读我的言情小说.父亲正巧那时回家,推开我的房间门,逮个正着.我当时羞愧的哭了起来.他竟然一本正经的问我:’什么事让你哭得这么伤心?’ 呃,我觉得我爸也是看小说或者电影看多了,满脑子有这么样的’浪漫’念头–觉得她也许是为爱伤神了…….

这就是在我的青少年时期唯一的一次与父亲含糊的有关爱情的不算讨论的讨论.

妈就直截了当–‘你现在还小.不准谈恋爱.’ 我记得我当时很天真的跟她说,当然不到25我是不会结婚的. 她听了当然很高兴,马上说:’你要记得你所说的话啊.’

于是大学里面, 我的男朋友都是处于地下状态. 从来不敢告诉他们. 怕他们会气坏. 我们家从来就是非常紧密的整体,如果他们见不到我,他们就要忧虑了. 每个月我都会回家两次,即使我们家并不是在广州. 即使我其他的惠州同学一个学期只回家一次. 当我回家时, 白天全程陪家人,晚上就躲在被窝里用手机跟男朋友通电话.还要预防父亲在午夜之前的巡逻(他经常这个时间回家,而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我睡的好不好.现在即使我已经这么大了,回到家小住的时候,他还是有这个习惯)每次当我们聊的一半,一听到父亲的脚步,我就会马上停止谈话,手机藏在被子下面,装做已经睡着.等他走了,谈话还是继续. 就像革命时期的地下工作者似的.

如果说在这些年的颠簸里,我学会了什么的话,那就是学会诚实坦然的公开.

刚开始和现在的男朋友交往的时候,觉得是一件非常败坏的举动. 在我出国的前夕,奶奶就苦口婆心的教育我说: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男孩子,你都不要理他. 一切等你回来,你爸你妈自然会给你安排. 你不准在那边交男朋友啊.’

当我妈通过她在美国的朋友得知我和一个英国人交往时,她简直气坏了. 我当时觉得没什么必要隐瞒的,敢做就敢当呗.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也许走了那么多地方,也许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所以坦然.如果你跟一个人相爱却把他藏在阴影的角落里, 那么你对他就缺乏真诚,对他也是不公平的.经过了太多这样的遗憾,我学会了负责,无论对他,对我父母,还是对自己的心.

寄相片给她看的时候,她从一开始的不喜欢,渐渐变的顺其自然了.当暑假的时候我带杰诚(为了家人的方便,我给他取了个中文名)回家,爸和妈竟然越看越喜欢.对他嘘寒问暖,无微不至.爸爸是简直把他当做儿子一样,恨不得向所有的人宣告他的满意和喜悦.

有一天跟芳芳聊电话,说起这件事情. 她说以前的朋友们从来知道我不跟常人一样;那么野,总有一天我要远走他乡的,但是没有想到那么远,那么彻底. 然后说起我的这段异国恋. 她顺理成章的说:’当然,你爸妈不喜欢,是辛苦点的了.’ 出乎她的意料,我打断她说:’不是,他们是很喜欢他.’ 她非常惊讶的重复了我的句子,然后说:’ 很喜欢? 噢!” 对的芳芳,你和当初的我一样,低估了我父母的水平了.

最搞笑的是,昨天晚上,为了回应杰诚爸爸之前的邮件,我妈竟然自己写好了一封电子邮件,全英文的,寄了给在美国的他. 我无法想象妈妈是如何抱着字典,眯着她老花的眼睛去仔细的查找单词的;荒废了近二十年的英语,现在再捡起来运用,对她来说,是一件怎样困难的事情; 或者用她那两根手指,是如何把全篇信打下来.但是,他们确实是越来越现代了.

我不知道怎样描述我的感激和愧疚.这两年来,我的爸爸妈妈对我的信任和支持到了让我感激涕零的程度,他们甚至可以放手让我做任何喜欢做的事情,只要我快乐. 对于专制的父亲来说,这是极大的飞跃,对于传统的母亲来说,这是极大的让步和包容.有些时候,心里觉得非常的愧疚, 当回顾这些年来的所有直接和间接的反叛. 我爸爸曾经最大的愿望就是我留在他身边有份安稳的工作. 而现在,他却是那个一直鼓励我高飞的人.

也许世间并不能事事如意,但是拥有这样的爱,是没有任何其他东西可以比拟的. 我的富足因为我是这么幸运的被给予了这样的无价财富. 也正是因为他们的爱,在这纷乱的都市,我没有迷失自己。因为你知道自己对于某些人很重要,无论什么时候,他们都会肯定你,为你而骄傲,所以你也必须好好爱惜你自己, 好好的生活,不负他们的期望.

在大陆的另一尽头,爸,妈, 我只想说, 不要以为我无动于衷, 对于你们的爱,我深存感激.


Luke and Hui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med by Mukkamu